竞猜足彩 www.rx5j.com.cn   宁涛耷拉着脸,几乎崩溃。

  搞了半天,他还真是过来送死的,他自认有天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阻止这一场千万强者,内乱的暴动吧?

  小白莫非是在坑他?

  “如你所见,你就是锦囊上的救兵,敢问救兵,你可有何妙计?”

  大长老无奈道。

  “呃,这个……”

  宁涛脸一黑,憋了半天,没憋出一个字,他实在想不通自己要干嘛。

  出力?出计?

  小白正生死攸关,二长老觊觎它的血脉,传承,可他要怎么做才能阻止这一切,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。

  犹豫中,他脱口道:“要不,咱们搬救兵,如大罗仙宫,太初门……这么一场大规模的暴动,你们既然打不过,肯定只剩下去找救兵这条路了。”

  “你觉得我们会没想过?一去找救兵,那就是在逼他们立即叛变,而若去东域找救兵,恐怕没人愿帮我们。”

  “甚至,有可能会引狼入室,外人对于祖龙的一切,要更加贪婪。”

  大长老连连摇头。

  听到这,宁涛不甘心道:“那你可以联手三长老一派……”

  “哼,他们巴不得蜕为真龙身,如果一旦叛变,打起来,他们还能保持中立,我们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
  一旁的四长老,满脸鄙夷。

  宁涛哑然,神色忽然又古怪起来,狐疑道:“那你们,不想蜕真龙身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四长老顿时勃然大怒。

  然而大长老轻笑着,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你这么想,很正常,说实话,我们半龙人曾被人骂成杂种,不人不类,所有族人的梦想,都是化龙。”

  “其中……也包括我!”

  “但是我更清楚,以大人现在的实力,其实根本做不到,它自身都还未化龙,又岂有实力让别人化龙?”

  “那二长老虽喊出这等口号,其实目的并不然,他应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,那才是他真正背叛的意义……”

  宁涛眼一眯,足足盯了他许久,沉吟道:“那你为何对小白如此忠心?”

  “像你所说,人都是有欲望的,我不相信你们面对一个巨大的宝藏,还无动于衷,更是有你们致命的诱惑。”

  说着时,身体不由得绷紧。

  大长老洒然一笑,淡淡道:“不错,其实原因很简单,祖龙大人答应我们,只要我们助它蜕变完成,待它日后有实力时,必将助我等化龙。”

  “凭借太古第一祖龙的实力,实力恢复个七八成,完全能做到。”

  “就…就这?”

  宁涛一脸错愕,完全没想到。

  “不然你以为是啥?我曾劝过二长老,并说出了祖龙大人的承诺,但他却要我交出大人,似乎想抓走它,恐怕就是和他真正的目的有关……”

  “现在我们都在等一个时机,这才是未动手的原因,我在等你,他们不知道,但他们在等谁?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现在就看谁等的时机能发挥大作用,内乱随时会爆发。”

  大长老苦涩的看着宁涛。

  说实话,他第一眼看到他时心凉了大半,宁涛很不错,但只是个年轻人,对于这场内乱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  难道,是祖龙大人错了么……

  宁涛沉默,脑中飞快的思考对策,小白既然让他来肯定有目的。

  是小黑?

  可它不并在身边。

  独龙之眼,可能性也不大。

  至于他的势力,实力等等,那就更不可能了,小白到底想干什么?

  就在他绞尽脑汁苦苦思考时,一道冷笑声从大殿传来:“啧啧,听说四长老亲自出门,带了一个陌生青年回来,本长老对此很好奇啊。”

  “让我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

  下一秒,一个金龙袍老者大步走来,威严骤升,眉宇间含着戾气。

  宁涛一侧头,顿时与一双刺眼的龙目对视,简直要刺瞎了眼,隐约听到了一声龙吟,似乎是一道精神攻击。

  “吼吼……!”

  但突然,宁涛的眼中竟爆发出一股更璀璨的金光,还有一条惊天龙吼。

  “咦?”

  那金龙袍老者一惊,自己的瞳术居然被破了,好像正是龙之力,有意思,看来这个家伙果然有点门道。

  “不知这位小友是何人?如此英俊不凡,想必早已闻名这五大域吧?”

  看Ng正[email protected]版f☆章!节l●上zr酷`*匠s网"u0#

  “要你管!”

  宁涛瞪着眼,一脸不爽。

  一进门就先暗算自己,能给他好脸色看就怪了,这可是想杀小白的人。

  “哼,二长老,你简直越来越过分了,这龙神殿岂是你想来就能来的?你眼中还有没有大长老?”

  四长老愠怒得斥道。

  但二长老一瞥,竟迸射出一股神魂力量,如同压缩到极致的双针。

  “不好,是龙眼术!”

  四长老神情一骇,连忙阻挡。

  但这股力量,势如破竹地摧毁了他的防御,眨眼间就要刺入他魂海,然而一股轻柔的劲风一荡,轻易震碎。

  “二长老,此次前来所为何事?”大长老收回袖袍,淡淡道。

  四长老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  见力量被瓦解,二长老神情收敛了些,竟玩味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很好奇,过来看一看是哪位小友?”

  “到时候也可以让傲天,霸儿,交个朋友,都是同龄人,合得来。”

  “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,”宁涛在一旁幽幽道。

  “哦,怎么说?”二长老饶有兴趣。

  “我在来的路上,随手杀了一个叫蛟霸的,听说正是二长老的孙子,你若现在赶过去,说不定还能替他收尸。”

  宁涛洒然的耸肩道。

  话一出,龙神殿一片死寂。

  大长老都愣了一下,他记得是他把蛟霸流放的,难道真被宁涛杀了?

  而二长老脸上的笑容随之凝固,僵硬,一股寒意弥漫开来,能清晰的看到他额头上的青筋,一根根暴露出来,眼球中也渐渐攀爬上血丝。

  “小崽子,你找死!”

  “哼,二长老,想过招的话让老夫陪你来试试,”大长老一步踏出。

  这一幕就好是一个大浪拍下来,却被另一股浩瀚的气势打回去。

  二长老通体一震,鼻息粗重,杀机淋漓,深深的盯着宁涛一眼后,忽然冷笑道:“好,很好,既然你与霸儿谈不来,那改天让傲天来和你谈谈。”

  说着,直接转身离去,但却留下一道冰冷的声音:“龙坤,如果你执意不愿将祖龙交出来,那就只有战场见。”

  “恕我直言,你们没有胜算。”

  大长老龙坤淡淡道:“奉陪到底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温暖如冰说: 第四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