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猜足彩 www.rx5j.com.cn   贺六陪着戚继光视察完了长城防务。戚继光盛情邀请贺六到他的后帐用晚饭。

  在戚继光的后帐中,贺六见到了戚夫人。

  戚夫人穿着一身粗布棉袍,正在后帐里擀面皮。贺六远远望去,心忖: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个普通的农家妇呢。谁能想到,眼前这个农家妇是大明的一品威烈夫人,先帝还御赐过她绣春刀?

  戚夫人见来了客人,用一块破布擦了擦手上的面,来到贺六面前,行了个万福礼,道:“见过贺六爷?!?/p>

  贺六连忙道:“戚夫人的礼我可承受不起!”

  戚继光在一旁问:“咱们晚上吃什么?”

  戚夫人答道:“吃面片儿。六爷来了,我去加几个菜?!?/p>

  戚继光点头道:“仓房里还有一坛子杏花村,是杨博老部堂去年巡边时送给我的。你去拿来,晚上我跟贺六爷喝两杯?!?/p>   #酷`匠bo网?唯一正j版,r其b;他…都是;》盗L"版0$

  戚夫人走后,贺六问戚继光:“你胆子怎么突然大了起来?敢像使唤丫头一样使唤戚夫人了?”

  戚继光笑了笑:“她是个好女人,除了在内室之中脾气大,在人前一向还是很给我面子的?!?/p>

  戚夫人准备在桌上摆好了晚饭后,道:“六爷,你跟元敬好好喝两杯。我先告退?!?/p>

  贺六连忙挽留:“戚夫人一起用吧?!?/p>

  戚夫人摇摇头:“女人是上不得台面的?!彼低晁俗乓煌朊嫫?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贺六问戚继光:“戚祚国、戚安国、戚昌国、戚报国、戚兴国五位公子,现被戚帅安置在何处?”

  戚继光道:“都在老家山东登州呢。蒙祖荫获得武职不算本事!我打算让他们走武举这条路从军?!?/p>

  贺六感慨道:“十七年前,你以登州卫世袭指挥佥事的身份,跟一群白衣举子一同赴京考武举。恰逢庚戍之变,俺答汗兵临京城之下。你主动请求上城头与鞑靼血战。那时你还不算他的对手。谁能想到,十七年后,当年的那个德胜门城头的小将戚继光,如今已是掌蓟、辽、宣三镇二十万大军的大帅爷、俺答汗最强大的对手?!?/p>

  戚继光苦笑一声:“六爷真以为蓟、辽、宣有二十万大军?”

  贺六闻言愕然:“兵部的《天下兵马册》里,写着蓟、辽、宣有二十万边军??!”

  戚继光道:“六爷,实话告诉你吧,二十万大军只是名册上的数字。我手里,只有十一万兵马。其中蓟镇兵五万,辽东兵三万,宣府兵三万?!?/p>

  贺六大骇:“戚大帅难道是在吃空饷?”

  戚继光点点头:“没错。戚某人的确是在吃空饷。只不过,所有的空饷没有落到我戚继光自己的腰包。六爷有所不知,兵部的边军单兵供给银,一百多年来都没有变过。一百年前,三钱银子能打一口军刀。现在呢?起码四两银子。一个边军普通兵士,从鸳鸯战袍、战笠、腰刀、长枪。。。再加上吃喝拉撒,每年需要三十两银子以上。兵部却只拨给每人每年十三两六钱银子。我还要打制战车、给弟兄们装配新式火器。里里外外,都是要银子的!”

  戚继光诉了一阵苦,又道:“好在九边将领吃空饷已是见怪不怪的事儿。我接任的时候,兵部名册上写着三镇兵马二十万。我正好将错就错,每年从朝廷领二十万人的军饷,以两个兵士的军饷,养一个兵士。打了这么多年仗,我有一个心得。打仗打仗,归根结底,打的就是银子?!?/p>

  贺六感慨道:“都以为戚将军是纵横沙场的英雄。谁能想到,战场上的大英雄私下里还需要处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?!?/p>

  戚继光道:“没有办法啊。谁让我是掌蓟、辽、宣三镇的挂印大帅呢?每天眼睛一睁,十一万弟兄的吃喝拉撒睡,全要我去想办法。一边要让弟兄们有充足的供给,一边还要防着鞑靼人。好在我的上司,蓟辽总督王崇古大人是个通情理的人,从不在空额的事儿上找我的麻烦?!?/p>

  二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天。李黑九突然推门进来。

  李黑九朝着贺六一拱手:“六爷,那三个人果然有问题。我带着几个弟兄跟着他们进了蓟州城,他们竟直接转头,对我说要见锦衣卫的贺六爷!”

  贺六奇道:“什么?难道说这三个鞑靼人的探子想要学把汉那吉,投降朝廷?”

  李黑九摇头:“六爷,他们好像还真不是鞑靼探子!而是东厂派驻蓟州二十多年的番役!”

  贺六起身,对戚继光道:“戚帅,这顿饭我是无福消受了。我去会会那三个人去?!?/p>

  贺六跟着李黑九,来到蓟州城的一个小院里。小院当中,站着五名锦衣力士,还有上晌在长城根儿下面瞎溜达的那三个“游民”。

  年长的游民见到贺六,叩拜道:“属下东缉事厂正七品番役林大柱,见过锦衣卫六爷!这两个是我的弟弟林二柱、林三柱,他们都是东厂的正九品役丁?!?/p>

  贺六道:“你们是东厂的人啊。我听李黑九说,你们要投靠我?”

  林大柱拱手道:“是,六爷。我们三个是被东厂遗忘了的人!自嘉靖二十五年,时任东厂督公吕芳将我们派到蓟州来,我们已经整整二十一年没回过京城了!”

  贺六惊讶:“锦衣卫和东厂,都有对内监察百官、对外刺探敌国军情两个职责。像你们这种驻扎边镇刺探草原蛮族军情的东厂番役,据我所知应该是在边镇待三年便升一级,调回京城?!?/p>

  林大柱苦笑道:“当初我们弟兄三个,因为一些小事,惹了督公吕芳不快。他借口让我们来蓟州打探鞑靼军情,实际上是将我们发配到了边关险地!二十一年来,东厂没有给我们发过一两银子的饷钱。不怕您笑话,我们在蓟州只得以卖豆腐为生!后来吕芳倒了,我们听说陈宏、黄锦、刘大三位督公前后掌过东厂,可他们从未派人来找过我们。想来,吕芳早就已经将我们弟兄三人在东厂的名册上除名了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